重大案件纪实

 

发布时间:2020-10-13 07:11:44 & 浏览次数:

1996年2月28日,陕西省安康市仍沉浸在春节的喜悦中。

大家走亲访友,喝酒吃饭,到处都是鞭炮声和笑声。

这时,安康火车站周围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案。

黎明6点,安康火车站的铁路工人在铁路上巡逻。

离车站不到1公里的地方,工人突然发现一个老人躺在西北路基的护坡上。老人有一头鹤发,头上盖着什么衣服,仰躺在铁路坡上,上半身似乎一丝不挂。

工人们以为老人可能是生病摔倒了,就赶紧上来帮他(当年的人还敢帮老人)。

谁知道,工人刚伸出手,碰到老人的胳膊,发现他的身体冰凉。

妈的!这已经死了!

工人们匆忙赶回车站向站长投诉,站长立即报警,报铁路警。

铁路民警赶到现场,立即认定是恶性杀人案。

死者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身高约1.67米。老人一丝不挂,只有一件猥琐的衣服遮着脸,衣服上血迹斑斑。老人脚下穿着旧军裤和一双农民经常穿的解放鞋。他已经穿洞了。

警察打开他们的衣服,发现老人睁大了眼睛,头破血流,脸上伤痕累累。

尸检后发现老人头部连续11次被锤子内的钝器重击,其中3次造成颅骨骨折,死于严重脑损伤。

歹徒极其残忍,似乎必须杀死老人,不留活口。

老人的行李和夹克不见了。陕西安康到湖北安陆的火车票328张,裤兜里还有些咸菜。

警方对罪犯的身份和袭击的目的感到困惑。

一些警察认为这似乎是为了钱杀人。可能是歹徒把老人骗出火车站,然后砸死他,抢了他的钱。

其他警察认为不可能。

这位老人已经50多岁了。从他的长相,衣着,尤其是破旧的解放鞋来看,应该是陕西或者湖北的暮年农民。他明显比别人穷。

况且,暮年的人出门旅游,一般都带不了什么钱,只能满足路上的衣食住行。从老人随身带咸菜的证据来看,预计不会花几块钱吃饭。

显然,农村老人不是抢劫的理想工具。稍微往上走一点的混混是不会抢这样的人的。

结果有警察暗示可能是袭击杀人,是老人的对头干的。

他们的依据是抢劫不需要杀人,更不需要老人的数量。但是歹徒连续11次打老人的头,一定要老人命。方法极其残忍,似乎有些大怨念。

那么,确定老人的身份就很重要了。

当年火车票不是实名,老人行李被歹徒抢走。没有身份证、第一封信和其他工具来证明他们的身份。

无奈之下,警方只能贴出通知认领安康和安陆的尸体,但过几周就没效果了。

这个也很好理解。老人买了安康到安陆的火车票,不代表他就是这两个地方的人。况且,即使是这两个地方的人,也可能来自偏远的农村。他们的家人会看一会儿公告吗?

尸检后,警察发现了另一个可怕的情况。

根据老人头部伤口的训练,我发现了牙齿的痕迹。

这说明歹徒曾经咬过老人的头,想必是喝了人血。

天啊,这是什么非人的怪物?这种人在社会上到处乱跑,极其危险,必须尽快抓到。

就在警方急于确认老人身份的时候,另一起类似案件意外出现。

老人遇害不到一周,3月3日凌晨,铁路职工在安康火车站东区1号道岔北侧路基护坡处发现另一名死者。

死者还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。他身高1米6左右,肯定是灰色的。老人穿着一件黄色的旧军装,一套灰色的西装和蓝色的裤子。衣服破旧,看起来很整洁。老人趴在护坡上,头上伤痕累累,惨不忍睹。

尸检后,老人后脑勺连续12次被锤子等武器重击,导致后脑勺开放性骨折,其部骨骼深达3厘米。

老人的行李还在,衣服完好无损,但有明显的转折痕迹。警察从口袋里找到了一张去陕西省城固县火车站的站台票,还有一份署名电报。

神秘的是,警察在老人的行李中发现了藏在折叠衣服口袋里的1200元钱。

看来匪徒们不小心翻了个身,没发现老人藏着钱。

短短一周,安康火车站就有两人遇难,这可不是小事。

安康铁路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,共同调查两起案件。

连续两人被杀,动摇了警方打人杀人的嫌疑。显然这两位老人不是本地人,应该是外地农民

就算他们有敌人,又怎么能选择同时从安康火车站出发,用同样的杀人方法呢?

不可能像当初判断的那样攻击杀人。

然后,混混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钱杀人。

神秘的是,既然是为了钱而杀人,罪犯肯定会仔细翻找财物。他们怎么可能找不到藏在第二个受害者衣服里的1200元钱?这是不合逻辑的。

愚蠢的想法是解决不了犯罪的。你必须行动。

警察迅速分成两路,一路根据线索寻找遇难者家属,观察遇难者的社会关系。

另一方面,我去了安康火车站,看看有没有人见过两个死者。

第二个受害者有一封城固的电报,这是最好的线索。

根据电报的地址和姓名,警方在城固农村成功找到了死者的家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