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帅哥》《丑女》白马王子与灰太婆故事在洞庭湖上演

 

发布时间:2020-08-08 19:36:34 & 浏览次数:

即使在池塘里受到惊吓,它们也只是跳出水面,展开翅膀,展开翅膀,交替快速地踩水,并不选择走得太远。小鸟也是很有个性的水鸟。有时孵化出来的鸟被背在父母的背上,不像小鸭子一样“放养”。在教小鸟潜水时,它们也会对食物表现出“坏脾气”,幸好它们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。

尽管附近的工地整天热闹非凡,但被郁郁葱葱的植物包围的松阳湖,却成了一片“特区”。随意生长的植被屏蔽了一些人类的滋扰,成为水鸟的天堂。

大多数鸟类都是群居动物,也不例外。生活在同一片水域,寻找食物,温和的草场往往要与一些脾气暴躁的邻居和睦相处,温和的脾气往往要在“缝隙”中生存。

“帅哥”配“丑女” 白马王子与灰女人的故事,在洞庭湖里上演

绵福是世界上最小的鸭子,但他喜欢走在剑的错误一边,保持特立独行。与其他利用水生生物在池塘或湿地筑巢的水鸟不同,它喜欢生活在树洞里。如果有一天你看到面福从树洞里出来,不要大惊小怪。

身着婚纱的男棉福从池塘上空飞过。图/顾向田

松阳湖的田野上长满了菱角、欧麦子和睡莲。

面对这些“敌人”,鸭翼也有自己的应对之道--逃跑。它的身体轻盈灵活。它一发现周围的水池可以垂直冲出水面,垂直起飞,似乎短腿上有弹簧,水稍微飞了出来。当它受到惊吓时,它还会在航行时发出一声“Karkarkarwark”,它会给周围的同伴听起来像是在传递信息,仿佛是在急于给同伴传递信息。电光石与火之间的飞来飞去,把“敌人”吓得目瞪口呆。这时,他降落在不远的地方,躲了起来。他终于躲过了一劫。

绵福是一种很好的应急措施

但无论它有多漂亮,它都无法逃脱蜕皮。在湖南的半年时间里,他们在城市里面临着蜕皮。在此期间,男性绵赋脱下婚纱,换上与女性绵赋相同的深色婚纱。当雌性绵福等幼鸟长大后,它们也要在繁殖季节改变笨拙的特征,花20多天的时间换成更轻的羽毛。在这段时间里,鲭鸭只是保持低调,它们经常躲在一个隐藏的地方,因为在这个时候旧羽毛已经脱了,新的羽毛还没有长满。他们不会航海,几乎没有抵抗外敌的能力。当新羽毛被新羽毛覆盖时,它们都有相同的棕褐色羽毛,雌性羽毛在外观上是平等的。在这个时候,是他们迁徙的时候了。它们的深色使它们更容易隐藏和方便家庭迁徙。

8月19日,在前往松阳湖的路上,我们看到门路沿线的荷塘已被挖掘机挖出,昔日的池塘已填成平地。这个湖的填海造地仍在进行中。这些掩埋的地方曾经是棉福喜欢的生活条件。多年前,路上布满了宽阔的水域,但都转移到了城市进程中,终于适合鸟类栖息,浓缩成一平方公里的松阳湖周边区域。“这是许多努力努力想要达到的效果.”岳阳市湿地环境保护促进会会长彭祥林说。2008年,当他们在松阳湖发现绵福时,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。池塘是私人承包的鱼塘,池塘周围还有另一家砖厂。在那之后,周围的大都市就举行了。居民们都搬出去了。这个地方几乎坐满了人。他们做了很多事情来保住这个城市里的地方。“这里现在很安静,”他说。“明明是湿地公园”

岳阳市云溪区松阳湖周边,“秋老虎”肆虐的地方,夏日荷花竞相绽放,红、粉、紫、白等五花八门。野生大豆长得很快,长满了高大的树。附近的野生菊科植物因为气温过高而倒地,枯叶掉到地上。那些未受干扰的香蒲更加放肆。他们覆盖着荷塘上的稻田。门口两边的芦苇沼泽已经包围了小路。生态回归自然。

都会湿地留给绵阜生存

呵护绵抚,也是在呵护人类的生存。

小巧、短腿、奇妙的鸭子天生就是短距离的“领航员”。它们天生胆小,经常成双成对地移动。它们经常成群结队地在棉鸭出没的水域活动,数量从几只到二十多只不等。他们喜欢在长满草的池塘、河流、水坑或稻田里玩耍和觅食。看似无忧无虑的憨厚鸭子,其实也有烦恼。它们是自然界中较弱的鸟类。当他们遇到强大的敌人时,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逃脱。残酷的大自然有残酷的森林规则。如果你不注意,你的生命可能会有危险。尤其是它们的天敌虎视眈眈,尤其是母婴刚从壳里出来在水面上锻炼的时候。几天后,只剩下8只或更少。其中,不消灭优胜劣汰的弱绵府只能弃之不用,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到了周边“敌人”的掠夺。亮枪容易躲避冷箭,防羽毛难。一旦母亲不注意蛇、乌鱼和乌龟,它们就会去追赶小鸭子。除了松阳湖周边的这些“外敌”,还有一些戴着黑色墨镜的“冷血杀手”,如棕背伯劳、老鹰等,对鸭子都是潜在的威胁。

受惊的鸭子善于应对紧急情况。图/顾向田

“嘘!是小鸭的叫声。”在松阳湖步道的一侧,有一个菱角和野生菱角混合的小池塘,一边是漂浮植物和停水植物混合的泛滥池塘。突然,这些轻柔的棉花鸭叫声让我们停了下来。用8倍望远镜,姚毅向我们要找的主人公--面福的左边看去,他没有露面,但他的邻居们已经占据了池塘里很好的觅食位置,等待猎物升起。

但是现在有适合他们的湿地,周围有树洞的树也不多。他们住在哪里?或者叫“洞”。他们对“洞”的献身精神不容小觑。他们会发现湿地周围房屋的砖墙上有裂缝,或者是那种废弃的烟囱,甚至是看起来像“洞”的瓷砖空间。当它们找不到这些“洞”时,它们会想方设法在地面或池塘边筑巢。

但他们不建议把它建成湿地公园。“原来决定建设湿地公园是为了修建亲水栈桥、凉亭等,但这种情况下,人的活动太频繁,鸟类生存不吉利。”彭祥林说,他们还在争取这片湿地最终成为大都市湿地,为鸟类提供不受干扰的生存条件。此外,都市湿地还可以起到蓄洪、调节都市内部循环的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