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发洪水,这个官员竟建议用女子的“裤带”去灭洪灾,实在奇葩

 

发布时间:2020-08-31 19:25:34 & 浏览次数:

“谏”则是指向帝王陈述种种可能的选择并提出其中最佳者,引申义是在帝王做堕落误选择时直言规劝。议,语也。从言、义声。历代王朝,君主对于国策的决议与否,基本都是基于官员的“谏议”。固然,其中除了很是严肃的民生大事、治国大事外,也一定夹杂着一些丝绝不沾边的“琐碎小事”。

先来看看其时一些官员的“创新谏议”,给社会带来了怎样的改变。

北宋初年,朝廷就接受了河南父母官的建议,改良耕作方法。以前的农耕是靠人力,再加上一些简朴的工具。因此,这位官员就指出,这种老式方法效率太低,何不接纳“一洞一种”的方式?即用长锥在地上扎出一个洞,再播种,听起来很不错。

于是,就举行推广,可是,效果却是不尽人意,效率很低,还不到原来的1/10。其实,这种建议很是理想,那时是铁梨牛耕,对比“原始”,还是蛮“先进”的农耕技术了。这个扎洞,那可是纯粹的人力活,自然无法比力。

有时候,提“谏议”前,若能自己亲自实践下,也就不会浪费大家的时间了。不外,那时的官员怎么会下地干活?所以,这些建议真的只能是想想而已。

再来看一个案例,关于用鸡来敷衍蝗虫,这也是很理想化的提议。鸡简直是蝗虫的天敌,可是,用来敷衍蝗虫,那得有几多数量啊?

提建议和批准建议的,大略都没有盘算过这个数字。于是,朝廷就下令了,每家农户得养鸡,且要量大。蝗虫来了用它们消灭,平时可以作为肉鸡食用。可鸡是活物,不是机械,如果是“圈养”,倒也省事,那时都是放养,不光需要“领地”,更需要粮食。

于是,就经常见到这些鸡们为了争夺领地互斗,弄得情况极为恶劣,大家都不得安生。其实,提建议,多数本着为了一个更好的效果,可是,如果只是单纯奔着一个目的,而不周全思量,再良好的出发点,也会被骂。固然,这两个案例,都是以“失败”收场。

其实,单从出发点来看,这两个“点子”并无“恶意”。一是为提高效率,一是为消灭天灾。效果,为大家所骂,只是因为官员并没真正站在老黎民的角度去思量。或者,准确地说,是没有获得验证。一个新的创新若能在被推广前去重复实验,这才是真正卖力任的做法。

所以,“谏议”并非那么好提,不外,又有几个官员会真正“亲为”呢?

再来看一个荒唐的想法,关于分道行驶的问题。其实,不要小瞧昔人的智慧,那时就有官员提出“驴、骡”分道。理由真的和现在的分道相近,都是速度因素。明宪宗时期的一个官员说了,这个驴的速度比骡慢,它在前面一走,就影响后面的骡,效果,这路就给堵了。只是,其时的市政建设没有现代那么蓬勃,小街小巷哪有空间再给你?不外,这位官员如果提出“限行”,没准还真给批了。

而且,有时候官员为了能让自己的“建议”看起来更有“说服力”,和国是休戚相关,竟然会“脑洞大开”,将“民生”和“国是”牢牢相扣。明孝宗时期,皇城兴起一股时尚风,用马尾粉饰衣饰,这还了得?马可是国家军事上的重要资源,于是,有官员开始忧虑了,上书给天子:如今,大家都喜欢上了“马尾裙”,马没有了尾巴还能跑吗?这不是明摆着误国之举吗?

所以,为了防止官马被人割了尾巴,得下令克制。好吧,一件衣服,能用几多根马尾啊?再说,马的速度是由马尾那几根鬃毛给决议吗?想着都以为荒唐。可是,这一旦和山河社稷联系,看起来就是很严肃的问题了。

再来一个明朝的事例,嘉靖年间,铺张现象已经很严重。于是,有人想出了节约的好措施,这本也是好事,可是,切入的点,却有点让人啼笑皆非。这位说:看这些做面点的,没有一个统一的尺寸尺度,太浪费了。原因在于个头大的做工时间省了,用料浪费,个头小的正好相反。

于是,大臣们就建议从制定包子巨细尺度入手,提倡大家要节约。现在来看这个提议,可笑是可笑,可是,如果从现代的流水作业来看,另有点原理的。可是,在其时,这个建议真正是“文差池题”。如果改成大家天天少吃一个包子,没准就是真正的节约。

而更谬妄的一个“谏议”,是在清代嘉庆年间。有些人的思路就是很“奇葩”,居然想到用女子的“裤带”去“消灭”灾害。话说,有一年发了洪灾,天子就群策群力,于是,大家“天马行空”地想对策。为此,“以黄色裤带反抗洪水”的招数就横空出世了。其实,这个原理还真有出处:“土克水”。

“黄色”属“土”。

好吧,如果此法能生效,还用等到嘉庆帝再用?当年,大禹治水早就用上了,天子听后,肯定很生气。

“谏议”本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国家,如果,只是为了“谏议”而“谏议”,还真不如笃志做些实事。这些话说出来,污了耳朵倒也而已,就怕真的一执行,没准就是个大祸患。

其实,不管是什么样的建议,都要切合实际,否则的话一切都是浪费。

参考资料:

【《明孝宗实录》、《明世宗实录》、《清实录之嘉庆朝》】